机械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7378|回复: 38

在日本做机械设计的感受29:错误指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4-16 11:3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在日本做机械设计的感受29:错误指摘" z/ c$ f1 P3 o* ~, Q

* w- z' i* W; u0 K一个团队,在做事情的时候,有时会有人出现错误,需要去进行指摘。
* n0 @! z5 @9 m) I4 j3 Z7 t; S关于错误指摘,在日本见到了一些特殊的方式,想在这里叙述一下。
; c( Q7 o/ A$ w7 r. m7 ?
2 A( z7 O+ h0 ASection 1.7 {' U& O7 \" v" X. R
在这里,首先罗列出几种情况。5 A5 D: j) Y- f1 V, M
指摘者(正确的一方),被指摘者(错误的一方)。
; h. O$ A/ J/ E% H; P8 m* B, e: l, m他们的表达方式及回应方式,可以考虑到会有如下几种排列组合。
) D, W- O" K% O/ A( `' }0 H) _- }# y2 r/ Y; b; ^
A.指摘者 用不留面子的强硬方式去指摘,8 P! s3 L  _: Z1 B

$ B0 c  s1 l5 ^5 a# _; R" ^          被指摘者 陈述借口说出自己这么做的原因花时间进行辩驳。
) l3 V/ ^: V' k4 d9 z: X7 L7 X  E) h6 O0 m1 ^) Y( E2 f
B.指摘者 用不留面子的强硬方式去指摘, * H1 x& F  A, ?% r. s  w7 r
' {. H' K/ ]: B6 y
          被指摘者 直接认错同时被伤面子心情也不愉快。
5 u, e! }4 }. u2 i# N2 y
$ k  ~3 o1 A3 ^( f7 T8 N- r2 oC.指摘者 用不伤面子的柔软方式去指摘,
; q7 J/ d6 j. n* @5 @; E3 o# h5 _6 K6 a/ o9 E& m9 g
          被指摘者 意识不到这是指摘认为问题无所谓继续陈述借口说出原因等。
6 C8 M8 o: a. Q2 q- `6 C7 H* r9 b& i  w( a: v8 y, V$ ?/ c) t
D.指摘者 用不伤面子的柔软方式去指摘,
  i2 Y5 q2 _: n. p
1 [4 i+ T: M3 a          被指摘者  明白对方给自己留面子了所以赶紧认错修改改正。
: s+ A  q& r* n& m4 n0 O- X! W# y1 @: |+ ?
然后再来具体阐述一下:
7 U& ~/ a9 ~) r9 f1 p. `1 N. B( f  s3 j
A的情况是这样的,
& B' p" R( N0 |$ z' U4 @一方发现了另一方的错误,进行指摘时,使用生硬直接的方式,用祈使句或者反问句,6 H3 p" {% V" P$ x- E! U! @
          “你说的是错的”“你说的根本不对”“你做的不对”5 [8 V3 l5 j+ N6 v) V$ O" W
          “你为什么这么做”“你这么做对么”“你这根本不行”
* ^  }  w9 Q5 Q  l. K          “你为什么没做”“这个你都不知道么”“你说这怎么办”- b: M3 H4 ^" Y1 o; {
          “你做的这是什么东西把它改了”“你赶紧去做某某”- [( ^( o8 W, S
          “你看你做的这是啥”“都是你的问题”“你傻啊”7 u" L- t) M4 S3 [
5 E& z- B6 l- H
然后另一方被训斥了就会感觉很跌份儿,然后开始进行辩解,$ ^- c  f! y$ @6 Q/ O! D. c
陈述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做,当时有什么什么情况。
8 n7 J8 G# n, `' k- X. P( U然后双方再继续花时间相互辩驳,最后弄得不够愉快。2 R6 P+ l. k) N' _! M! r$ X. x$ u
其实问题已经明确,当时做事的结果是不对的,是需要修改的,
* Q, Y' h2 k4 u' S- {但是由于双方方式不当,
/ M. F9 U- i0 a0 @导致指摘和辩驳的过程往往会变成了一个面子之争的过程,1 j7 p- n+ E5 W9 {6 F/ d1 m: l$ E
一方得理不饶人,一方打死不认错。" H" `# U* X# j: n- K) X
花费了时间,而且使双方都不愉快,事情解决得也慢。
( s; c) ?# E; B2 h8 O; i1 }3 Z: a
而B的情况,虽然时间上能少一些,/ v8 j% S0 @5 U: V, |
但是确实是被指摘者被人批了一通,去改正去做事也不愉快。$ O+ {7 {5 i3 S+ A7 L, q

) [8 \  m6 U. P5 P% p对于C的情况,是说指摘者花费心意去做去照顾对方,把问题说得轻描淡写委婉一些。
. y: E! y/ s4 h& y. f7 F但是由于被指摘者“领会不到意图”,导致了如下结果。
; m$ y. R2 [. L. |' F0 h第一他没意识到问题,第二他认为无所谓,/ z+ e6 h3 m1 Y# V  S8 B( f
第三他没意识到对方是委婉的给他面子的,第四他认为对方的话是多余的。2 ~3 V  I* |% T- u4 h  }( y
那么就浪费了指摘者的一片心意,问题没有迅速解决,: [% l. l2 z! `: L/ e1 |! @$ V( }
同时指摘者付出了善意却被浪费,导致一种不愉快。
8 [3 F; s- M1 L9 ?5 C  F0 l4 R+ G4 M. o
这里D的情况,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理想的过程。; O. L+ ?$ T+ G- f
一方面,指摘方,花了心思付出善意,做出一个台阶,
  x4 ~, q# C+ I+ U一方面,被指摘方,心里认清是怎么回事,没有什么不快,赶紧把问题解决,8 K- J* v; J2 c! H' ?: K
得到一个好的结果,皆大欢喜。
! _3 K8 T1 a( t/ Z& W: k; [: J
4 @9 M$ H4 v8 q# m由此看来,这个错误的指摘,这也是一个需要“双方”进行努力的过程。% z+ c" S) [3 g, q1 t
如果“指摘方”不去努力用心,那就会是A或B的情况。
( y; k0 |" z6 E9 ^2 A1 @6 t如果只是“指摘方”进行努力用心,而“被指摘方”却意识不到,. R2 B  T9 O6 i9 ?, c8 C
    那就变成了C的情况,浪费了心情。
" s, P, v/ i6 v" _如果“双方”都努力用心,才有可能得到D的结果,更好一些。
! s2 c* M3 ~+ B0 }: X* j6 L: o: T0 L2 j5 x; m) B9 }7 J
我在国内所接触及所见到的经历,貌似是A的情况稍微多一些。0 Z; n$ D  {; n& |- l- U4 `9 Y0 @3 M
为了一点问题,由于双方都直白不去委婉,
8 [/ S4 \4 x( |. ]弄得即伤面子,又多花解决问题的时间,还不愉快。/ y7 I) x  g; h7 w0 p' t  J
1 k+ o% Y: M* Y4 t
我在日本的时候,看到了一些新的方式,才知道原来对于错误还可以这样做。
) E. @8 h3 `: M* Y4 n6 `& p( F刚开始留学时,在语言学校里,我切身受到了D方式的教育,
4 h8 W! E: S' S7 v' F2 a6 ^认识到,原来“指出错误”的过程还可以是这样的,. T2 O0 @+ B3 F$ n/ ?  o' C5 O, J8 |1 L
指摘方如果用柔软的方式,那么指摘将会是一个可以是让人愉快接受的过程。" ]) W# X! V% |) W2 y0 Z( m  x
. n3 D  R; i" W

/ z/ U% L4 d, S3 J' P* |- ~$ J* q. O
在语言学校的时候,有一次我做得不对,我的班主任把我叫过去,' A* Y4 [) `8 I+ a+ |* |8 L
她用很轻很温柔的声音对我说,( `3 C# t% w2 ^+ z& o; S: n, x
“子子さん、あのね、ここで自転車を置いていけないですよ。
$ B; k" Z- _3 |$ K: A通路の邪魔になりますし。ごめんけど、駐輪場へ移動してくれませんか。”
3 H0 U4 W$ d+ [* |0 ]2 \6 L翻译成中文就是:" ~7 w2 B% E( P% r! z9 p, }
“子子桑,那个,这里放置自行车是不被允许的。行人路过时不好走。' }3 w% t- v3 M* [' [6 }
虽然很抱歉,但是你看把自行车挪到那边的停车棚,可不可以呢?”。
' K( ]1 {: v" M, I8 H; W8 y4 d
8 _" m" m3 L9 Q! E8 N' l9 [明明是我做错了事情,但她用轻声的方式来进行阐述,不给我压迫感,
' J2 W* F/ z  y: @  O5 H. Y5 N在指出问题,陈述原因之后,带上一句道歉的话,然后提出要求,8 [( p/ I, Y7 L4 Z5 w7 f3 k$ s
并且最后用征求意见的方式让我去改正。4 d0 T% A, f+ E
这样,我心里明白自己做错了,也明白她给我了足够的余地去下台阶,3 `* i4 b, ?6 n3 U! X: M: u, `
所以我必须赶紧借坡下驴,向对方道歉然后然后去改正。# o& k' T5 c- G! R; S# e$ C

  Q/ v( j# P- F1 h后来我在日本的公司里做事,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。% O2 t! f4 T3 I
我画图的时候有个地方没有去确认外购件的新型号尺寸,
3 _. r! n1 q; t) I( v4 O% U; S所以高度画的不对,需要改图。
; c; c' F  }( P那个和蔼的领导对我说:
$ ~% @+ f; }% v6 o& W! ^7 g! r“这个地方外购件的尺寸好像不太对,# k$ k9 T+ d6 W
要不,你看能不能重新查一下新型号的尺寸。”7 G3 C% T* w6 `- U
: R6 O- w' J- e. Q
我基本上听了前半句,就会想到是自己漏掉了尺寸确认过程,; i& G: r1 ^" w$ Z2 G9 c, V
没有必要去辩解说什么原来的尺寸就是这样的,
# {$ ?% F- U- Q& d7 i: d7 P- o* \5 A应该没问题吧,新型号的尺寸有变化么,没必要说这类的话。
8 Z% ?: c0 i) n% z而是赶紧答应下来,说对不起我忘记确认了,1 @2 ^% ?% s7 |" d9 r8 b
然后去查找尺寸然后去改图。* A! X- }' s5 q3 m& u
/ J6 A+ f# D* Z8 U, e0 o" `
这样处理方式的结果就是,9 c/ w- m+ E1 G- v4 ~
减少相互的不愉快,减少伤面子扯皮的时间,2 g- h6 A) j: W% a; X
尽快将问题改正解决,提高了工作的效率。% K: Q) g$ ^) N6 j

# P0 Y- R0 c" nSection 2.
" F7 ]8 A8 p2 Y地球上的物体都受到重力的影响,可以作为一个基本原理。* I) W( v9 B, @

8 w5 [. d0 m9 {$ |9 |7 j3 `同样,也可以试着说有这样一个基本原理:
( {5 A; k1 y! O4 F+ P: [人类在做事的时候,6 s& o( u% t- g$ Q2 H
都会在某个时候有“做得不正确”或者“不知道不了解”或者“考虑不到不充分”的地方。
3 k% N) j" T5 v2 I4 u6 M
3 }# i& g/ B% U' R9 v  U" p然后,可以继续阐述的是,* s& r& X7 X' p1 x, }& Z
接下来,指摘者发现了这个问题,那么,! i0 L- ?  w, b3 o$ m$ r" |+ ?
指摘者是对的,被指摘者是错的,1 o1 T/ H/ r# `! j3 t
所以被指摘者的立场,是较低的,因为他错了。8 z* i) u8 t. Q! U& W
指摘者的立场,是相对来说较高的,. z: }, P4 ~0 L( Q' {" ^7 k; O- _2 ^
理论上,指摘者,可以采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,去进行指摘,毕竟对方错了。+ ^! c& I- w) o8 `

/ c: b7 u5 }- U2 M( V image001.jpg : K# {6 |( g* W0 d: X+ x6 s8 d" e
: j2 F! l3 ^) K, q  M( a) V" F" s
然后,这个时候指摘者采用的表达方式,将会决定:
' K: a+ H* o" a" p, ]双方的心情,以及问题解决所需花费的时间。
2 C' |+ ^! T* a在这个事情上,日本的一个变态的地方是,即使他处在立场较高的地方,
9 b8 D/ Z  }$ q7 k他也可以放下身段,降低自己的立场,来阐述问题,并做出下台阶的路,
6 Y% U% z: H3 Z/ g0 I) R: o; a1 l这样可以给对方留有面子,让对方容易接受,让问题顺利解决。
1 g' w7 @  j1 {这或许是他们team work的长处之一。
2 d* L& m. }3 m0 ?% r9 P1 J2 t8 _" R/ `$ y( m" t$ _
我再次意识到这个表达方式的差异,是在2006年4月。
& _; P( Y8 V' a当时我结束了留学生活,将要离开福冈去名古屋那边参加工作。
/ _: g# v1 T  Y9 c( m, @5 K离开的前一天,我把行李都寄走,然后到语言学校的中国同学家住了一晚。! ^+ O" C. x) ]1 @! M4 Y
那个同学是我语言学校的后辈,比我晚来一年。
) x- p6 i- E! m; R5 h" a: C' t# Q那天在他家里吃中午饭,我吃完一碗后,到电饭锅那里去,自己盛了第二碗,
/ u; X% `* w: V; }过一会儿,他也去厨房盛饭,然后他突然回来对我说,8 |7 U7 w5 `% t0 j
“你怎么把锅底露出来了?电饭锅正在保温,露出锅底对电饭锅很不好的!”5 W$ c# P. m1 }. B
我听明白之后,稍微有点culture shock,
# ?7 x: ^" x1 H$ U/ A) q9 B2 x6 j
因为我那时刚刚结束大学研究室的学习生活,那一段时间与日本同学接触较多,
& L1 f( W4 a( M1 X周围的氛围都是日本式的communication。$ K- y  ?: e- K- M; X
这类事情,日本式的表达是:
, N0 k' W5 {5 j2 r6 U“那个,电饭锅正在保温状态,如果露出锅底会不太好。”
1 t0 H( M, _) S+ r3 m% q, g6 a7 ]然后我听到后会说,
% g- o& H4 a, S6 ?“啊,对不起,我没注意到它在保温,抱歉啊。”然后这事就过去了。1 ^# _5 I2 H; ]1 x
同样一件事情,两种表达方式,带来的感觉是不同的," a- X$ g6 B' R( @
当时我意识到,也许在中国式的表达方式里,这一点是需要改进的吧。
$ n0 ~% @" A) \5 q
* X; f) m) j9 Z2 s当天还有一件事情,
1 G: \3 G( \5 T同学家的窗户是水平推拉式的,他让我把窗户关一下,
  O9 ]1 F3 W# v- P我就把窗户推过去,然后顺手把中间的插销给锁上了。
7 K$ k$ s8 I5 ^4 q% z' n我心里还自满于细节,关窗户时如果不锁的话会被挑理的。* ~. B5 Z; S$ R" L" R
然后他就说,5 V' }: P0 ?, p% H
“你怎么把窗户锁上了?我每次抽烟时都是躺在床上把窗户从边上推过去的,
  v8 R  q  V" U' `$ G你给锁上我就推不开了,还要下地开锁开窗户,多麻烦呀。”
9 o* G4 R* G7 l9 S2 ]3 r1 c) ?+ V+ V' r. ?6 C+ r3 q# s
其实这件事情也是可以换种表达方式的,
3 W8 T$ S& R, v8 f# _% U( d可以说,
* C4 N$ Z& K$ S1 n7 |$ z* E“你把窗户插销打开吧,这样我抽烟时不用下床就可以推开窗户了。”2 Y% q) o5 D3 M
然后我道歉一下,拉开插销就好了。  I0 p' F  b7 I9 C: H6 {3 {4 a: s% C

4 O0 K; C3 @9 }当然我和他关系还是很好的,离开福冈之后我们也有很多联系。
9 h) K# |  ?  K: o: `: S" \- B这里只是举例说,有了那样的一个契机,使我意识到了表达方式的不同之处,
4 I/ |. P3 o1 J1 N% G9 ?$ v从而告诫自己,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,说话的时候要怎样怎样,不要怎样怎样。
+ o* S' K/ @) q$ `8 f- `0 r  Y. z. D- V9 G0 v% e2 e+ _
Section 3.$ A% U6 V- x  O$ k' ~. J1 s* g
前面在第十话的文章里,写过在浦东机场被人问路的故事。) e1 K, q. N5 B1 T/ q, F2 U  Y
就是说,甲和乙进行谈话的过程中,- \& m  p: L$ v) o0 s$ D. i
当乙出现一个小过失的时候,这时候对甲来说是一个两选的机会,/ F6 W( t6 z8 ~- @! u- Y
一条路是揪住问题不放让乙感觉难堪不快对甲萌生怨意,  K3 r* C" v; I2 ~5 J$ |1 r4 D
一条路是婉转指出问题从而使乙感到愉快欠甲一个人情。7 H; Z+ R& e& _
两条路带来的结果是不同的。' u, l: }- i' t8 b5 \7 z6 g

3 w! Z/ o6 C0 @; T( L所以,我们也可以试着这样说:6 ^7 e: g& c3 V- H
在我们与别人做事的过程中,0 `. E5 J3 u6 A7 o
当你是对的,对方是错的,
! U& d' x7 H1 O/ n; u" s当你是知道,对方不知道,- w0 d  y8 N6 ^( O9 G
当你想到了,对方没想到,
; T; D3 Q/ w! `0 o这个时候,你的表达方式,将会体现你的水平。
. H7 k: T9 W" {7 w1 y  c% z9 i1 ]* c( z" ?9 O
有时拿着这条标准去旁观周边的谈话,会有很多感受。5 @5 P2 |7 J' c% Y
" Z; a  [. m; b8 k
有一次我在客户公司做工事干活,有外协单位的人一起干活。' _+ H9 U5 H0 J& G# \/ ?5 d
有一个工件,我说这里有干涉,需要把这个工件拆出来,切掉一块,
2 k; v& |. }! S" F) B+ Q. Z1 f. O结果那个外协的人反问我:  F1 e) ^3 F7 M0 ?" M
那个地方漏油的事情你考虑过了么?) N! d* m- q/ G& I+ t$ H1 J
切掉一块再装上的时候发现结构不行的时候你怎么办?6 Q- K# l! o7 l
当时的问题我是心里有谱的,所以我只是轻声地说,到时候再想办法吧。
" R0 Y7 {- ?1 ], h, O结果他笑出来了,说你如果不事先想好的话,到时候返工你自己做吧。) S- L# j( W" r3 ]0 ?+ J) N3 D
他对于我的有可能发生的失误,是采取嘲笑的态度,这种方式是不好的。
3 y! k: H( u3 c, N; ]+ T" X当然我不会去计较这些。
6 q3 J" g/ l& Q2 v7 d. t9 _/ }只是觉得,一个人的表达方式,会决定将来的路是否会走得顺利。
& Y* o- T  U* i4 N# ?% G0 Z; f如果单纯地强调自己的机智,而使对方感受不好,0 t6 {4 k" Q# y
那么将来或许会在一些应有的机会上有所损失,* T6 O0 C3 M6 b. H, Q
导致自己把路给走窄了,而不知道原因,, A5 D0 _% S+ r5 X: F5 u$ x3 ?! a
然后以为社会就是这样。这其实有点遗憾。
0 t7 v6 v8 T; M; q' Q
# ]- i. a, ?* S9 _- `3 XSection 4.
2 D1 t" x# e! {
继续说几个后来工作中遇到的类似的事情,好一些的表达方式。
: @$ L" ]. w$ }. `  e; g' G6 m, X# _+ i) S4 g% m* t7 j
我们有一家客户是台资企业,他们的技术人员都水平很高。* S* v7 Z& o# f) U6 q/ x9 ?
有一次在那里处理一个油泵的问题," U' T: |, i& A+ o$ h7 U; p
油泵出口的阀门被我关了十分钟,然后貌似好像不出油了。
8 N) m+ P5 ?4 s) @* B我把泵的出油口拆开,再装上,然后启动油泵,& @+ R6 R+ L8 c3 i) z# f, ~; V
结果看到泵后过滤器的出口,没有油流出来。
& R) b' v$ L1 p1 g1 p我当时很郁闷,因为这个类型的油泵在别的地方就这样坏过,% t. N, _3 b. l: @6 ]( G
堵过一次就打不出油,只能更换,而当时这家台资企业还没有备件。
: n& A" O. R6 z* E我和他们的副理一起看这个问题,
/ c0 h+ s6 ?4 I) a$ d7 l3 @我说,对不起这个地方没弄好,可能是坏了,我在国内帮你调配一台备件吧。
% \0 {+ `1 ]- E- n他说,再运转一段时间看一下。
$ o$ w) Y+ K2 @# }然后两个人就在那里等着,9 U" _, P( ^3 S! X( B
过了五分钟,漫长的五分钟,$ l) B- I  ^8 M2 H& S: m: a
五分钟后过滤器出口汩汩地流出了淡黄色的润滑油。% W* z  O4 P2 ^* V
然后他轻声地说了一句“好了出油了”。
& F* f  ?0 Y  ?8 F  E  Q这点我很感激,
- m7 |$ C/ c0 B# O他没有说多余的话比如“你看泵没有问题吧,看把你急的”。3 a! h6 L  _+ _, f
对于对方的失误没有过分的指责和嘲笑,这就是有水平的表现。6 q! u. e" T: z1 i' F% [  n( r

8 Q% e2 M& J1 N% r0 M, h7 k还有一次,去北京市学院路某所访问,和他们的某实验室所长聊天。
- M/ G  x. a; d( W+ h他们以前问过我,说日本有的厂家用模具来制作螺旋齿轮,' p- Z/ G2 c* g- r
问我知不知道怎么做的。
# E6 V- q! L# P0 n* ?: o. n碰巧参加东京展会的时候我看到旁边展台有类似的产品,就咨询了一下。
6 l" `7 x% F8 V6 n' r这次与所长聊天,我自信满满地对他说,: C/ L2 A  L5 a
你们上次问我的问题,我找到相关信息了,
2 _# V+ i1 M2 x% o) l) r; P+ w3 u是模具进行加X处理之后进行成形,然后松开模具将产品取出的。/ H9 ~7 S' u3 L, ^
我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,给他介绍了一个新的信息。
; T' ?, L6 p, W: K) c$ J- b结果所长问我,那成形之后产品是怎样取出来的呢,
% N0 e8 O7 a: r0 t- B螺旋齿轮是可以旋转拿出来的么。" L5 T$ G2 Z+ `6 |7 `0 ~  g
这个问题我不清楚,我不确定螺旋齿轮是像螺栓螺纹一样还是单纯的斜线,: f) U  y. v7 @; n
于是我说,这个我倒是不太了解。4 t8 k. ?/ k; N$ N1 w  _
然后所长也没说什么,把话题岔开了。
& |: O- c, D) _+ y4 z& }之后的谈话里,类似的还有几个知识点,
+ C( c4 E5 Y$ d+ f1 ]& O我陈述到一半之后,他问了一个相关问题,我不太熟悉所以就没法回答,5 r6 }6 X7 H* e- r7 G' ~+ {  }
他都是浅谈则止,没有追究,没有嘲笑,我感觉很庆幸。) w' G! S0 b# W) Y
之后他提到一个他们工件上的接触面问题,
4 M% G" N8 H2 v( |& |/ l碰巧我有所了解,于是简单提供了一下思路,( N/ y% s( C# ?4 t' P: p% O
他觉得很有收获,对我表示感谢。
9 L3 h- z( S0 n9 z那次谈话使我感受颇深,感觉就像是在与一个高手过招,对方点到为止,% [+ d# ~; u6 ]! m  ?) f
没有要分出输赢一棒子打倒的压力,可以愉快地进行聊天,各自都有收获。% i8 E8 H0 N; v0 g; y

" m' |( k" a6 h9 g有一次在东京参加行业展会,我到一家氮气弹簧的日本厂家展台去参观,
3 v. s' e! o* X* I因为我们也用他们公司的产品,所以就问了一点问题。
7 W1 S" S! Z0 N; L: q当时是一位美女担当来为我回答的,8 N5 G8 }; b( Q
我说油缸顶杆,在头部端面那里有螺纹孔,) C' g- v( k/ z- V
在这里拧入螺丝连接其他零件,是否可以。/ S9 y# r- }, b2 |# v
她知道是不可以的,但她不会直接的否定我,
, l+ b% E2 z( z: G. L她用温柔的语气回答我:
$ Q- j9 Y8 ~  ?  c/ |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哦,但是,这种做法其实是不太好的," c' {* U: [/ @- i% [
因为那个螺纹孔实际是吊装用而不是连接用的。. Z4 i, r# o# F( L9 f7 G+ M
如果在那里连接其他零件的话,
2 a5 n! n4 G0 I3 v0 P& \) S$ h$ Y那么被连接的零件在运动时,有可能零件会受到径向的位置限制,
& C9 O, @" N% W6 f/ m" C, v8 x这个位置限制会同时施加给活塞杆,
5 M( O) J: M; j$ }从而传递给活塞,让活塞也受到了径向的位置限制,, U1 k% h+ S' r9 Q1 h, ]; ^
那么活塞就会有不正常的摩擦缸壁的倾向,
( F+ d1 u$ S, D" c这是不够好的。4 V! c* a. D3 D, l( c  {" E! }8 L
我说,
$ M1 k, \/ ]9 R; y3 n7 W原来如此,明白了,非常感谢,您的仔细解答,. ]1 @& Y- U: a' l6 N
以后我们如果在前端需要连接的时候将考虑采用其他的方式。
# ?6 U' w5 s7 m5 V. c8 O, \  r8 [; Y/ }" Q# c, }: _
然后我看了他们公司的产品目录,又问她,% u9 J- {/ e) X1 m6 c2 _- L
油缸后面需要连接固定的时候,是用油缸上的哪个螺孔,  A8 c7 `5 K7 n& J" W
她看了看样本上的图纸,对我说是那个3/8的螺纹。* C' L( `) v$ @* j5 e# h0 Q+ {  i3 q
我听到这话就知道她说错了,3/8是管螺纹,是不能拧入螺栓的。0 k/ F, s  y- x& q
当然我也不会生硬地指出她的错误,
$ S# r  [( M/ V9 |: F5 K于是我稍微停顿了一下,用很轻的声音对她说:0 b# `4 p. W. ]' F" k
哦。。。嗖嘎,不过,这个3/8的螺纹,好像应该是,连接油管的管螺纹,9 H! m* J2 ~; V. I  x
在固定油缸时准备使用的螺孔,或许应该是
& s! K% J" x7 X$ i3 h( K# F* c旁边写的这个M8的直螺纹,会不会是这样的呢。* T( m3 _- \- i6 W& s
她听了我的话,稍微迟疑了一下,然后仔细看了看目录,确实如此。
" `, Y) u. ~6 |. {" i9 h5 q8 u- I然后她说,* a# r8 n1 S" O) P
哦,确实是这个样子的呢,抱歉我弄错失礼了,
( m2 C4 X6 A6 ~0 G% [同时抬头给了我一个明亮而充满感激的眼神。
! ^' [7 r5 K% ^# w- p- ]+ b% F
2 u: I4 \! X# `& M% T* q在公司里上班时,有一天给外协业者打电话,问一些脱模剂装置的事。% w" @* ?- ~, `: t" k. N: @  B
我问,回收槽里的液位计最低位检测是为了什么目的,您现在知道么。
+ L+ c( R1 |. P6 C% c对方说,这个是干什么的来着,现在不知道哎。
) r5 [1 E. ~, X5 {我说,哦,要不这样,您确认一下然后稍后给我回个消息,您看可以么。0 G( H) a$ a8 N! Z* \* p
就是对于“对方进行担当负责,所以应该知道”的事情,
# N8 O4 H1 |% D) S2 `9 H0 j对方当时不知道的时候,让他说出“不知道”是一件让他不愉快的事情。
/ K! p; N! i) i; J$ h7 [. D3 J这个时候不去过分的诘问,而是指出一条路做出台阶,, I& ~- }" m3 t! R
这样双方都好走路,也可以得到想知道的知识。
# W3 Y2 @7 G) O8 ]4 }, H, ]/ p( s4 s5 h( _+ \6 `
另外一次还是这个业者,2 ?! M% W! h! h" ?9 f+ j
他们设备里的一个磁选机保险丝出了问题,我问他有哪些可能的原因,# p2 w+ c4 E2 s$ z8 G/ @5 N( A& [- Z
他说“有可能是因为断续运转导致每次启动电流过高。”. `- `  ~) t3 w9 z; m
我听到后,心里明白其实不是断续运转,这里是连续运转的,, ~7 O  G0 S+ c6 d* \
当然我不能说得太直接,于是用很轻的声音说,
  b: e( Y7 e5 }7 j, c) ^“哦。。。也有可能,不过那个设备这次的设定好像是连续运转的。”
- p2 b" b; ?( a0 n. Y* b他想了想说,“哦,好像是的。”+ q. l. W. B% Z# H
然后他说,“也有可能是客户电压不稳。”  F, D* \3 D5 Z
我知道这个理论也站不住脚,于是轻声说,2 d' M. s$ g: V4 ?- N
“哦。。。也有可能,不过有一点在意的是,同样一根线路过来的电,* {: T! c  o( V8 k
别的电机没有问题,只有这个电机出问题,会不会有其他的原因。“
- o0 W4 L% h' E7 `8 _' u; E/ }) h然后他说,会再次向电工确认一下。# H3 P' C5 f+ {
这些就是给对方留有余地的说法,
" p6 D, T$ a" e! j$ ]! W可以使相互之间的交流减少一些压力,能够更多地交流信息。
$ R& W; m! {. ~- M7 \, ]/ e1 X! }
, t$ @- y* c, Y/ r6 mSection 5.. N5 b: x5 b; q' d$ ]
在陈述一个事情的时候,除了直接本身的叙述,还要考虑它周边的可能性。! y9 h" M2 `  @6 r3 s3 w3 S
往往会有人对一个说法进行一些外延,然后找出它不合适的地方。4 ]7 l4 _8 D$ z2 S" r
前面提到,对于错误的指摘,需要用柔软的方式。
5 g* Q# P) C+ P. F. U! _那么就会有人提及,对于所有错误都去用柔软的方式,真的好么。
: U3 S2 T- v: f8 Y7 ?1 n. O. w6 a当然不好。
. i9 W  U  \8 o. G9 s  U0 v1 O& o( ^$ T" r9 P
对于错误的指摘,
/ w- a5 w3 K% [$ x, i$ G) G3 D有些情况是可以去进行柔软对应的,
3 e6 \  G; m+ W) j! t* X& h有些情况是需要强硬指出的。* R  B) o* `0 G
本文只适用于前者。1 W7 V. S; _" F( g( x4 e
9 F$ s, {/ T2 j  i
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中,往往需要强硬指出的较少,
2 O1 j* O  c: a) z8 V% x5 b! n大部分的,遇到的需要指摘的地方,3 Q( q5 ^# p( i2 G3 S6 G. e) L
其实用柔软对应的方式,效果会更好一些。
: k5 e$ d7 f1 l5 t我们可以去观察事情,把它们区分开来,看看眼前的事情属于哪种,4 |  R5 ?/ O- y( j3 u. X9 |# N- D
然后决定如何去对待。
5 `: z- a" _0 y0 ^6 T
" n9 z6 j4 E5 B! N2 z* f! ZSummary8 q6 U( h. U; D! O8 a
关于“指摘错误”这件事情,! C* L5 X* v: X0 _$ k
前面的叙述都是针对工作中的“同事客户”来说的,
9 }- k, ], b3 i9 x; F" w' n其实范围也并不只是这样,; O. \% y$ |6 L, K% C% J" ?
还可以扩展到我们的“个人生活”之中。. w' b1 K8 U9 h' K
  N7 U  C& A5 M! R- W$ i) A
事实上,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在我们与家人朋友之间,
9 [! }6 x& u- M# Q也会有着许多的自己失误或者看到对方失误的时候,+ }8 c* R% p2 k1 O6 @0 U/ P
这些时候,1 y% |* n- g" K1 ~0 w' w% l
我们如果能够在开口之前,用心去斟酌改善一下,指摘时候的表达方式,
9 v$ j% U  |6 @9 |! n那么,或许会使我们与家人朋友之间的感觉,更好一些,
' Q+ w) f7 r- Z& p$ `这样,或许就可以使我们与朋友之间减少一些不快的感觉,提升生活状态,2 d3 g' S& |6 B3 H6 A
同时,也许可以使我们的人生也更加顺畅一些吧。" Z! F2 O6 m. E) C0 u. K

  V( o% a8 v2 B% }& b! s衷心感谢您的认真阅读。$ V( C; v* P+ T  Q- r; }
如果有可能,
  z" @" ^" }* {希望能够为您带来一些参考。; A7 q- R1 I; C6 ?- q9 H# F& Q

5 \, ]' e$ u" K以上。
: m0 l4 g0 i9 \( w2 Q9 Z$ C: [4 G8 R6 g' e1 S( T6 s
By 子子
) v6 _& `) i! ]; j& n$ W9 |# D: ^
2017.4.16
% ~3 Y; a, x0 g; Q; T! n( r
) N, _, c" ~3 H) R# I

评分

参与人数 5威望 +504 收起 理由
yhtseng曾 + 1 热心助人,专业精湛!
为之奕 + 1 待人接物有大学问!
hmhnh + 1 思想深刻,见多识广!
guoyou + 1 感同身受。确实是这样。膜拜中,,,,
老鹰 + 500 思想深刻,见多识广!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12:2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了,学习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13:1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其实是因人施教看悟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15:4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了,这些心得分享真是难得,非常感谢楼主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17:0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指摘错误”这是常有的事,处理好了皆大欢喜(有可能出成绩更突出)、处理不好、被指摘一方怨言甚多!感触良多呀!! g: Y  H8 z" r( {6 b" Q
7 K, K( j$ @( h7 o. c
" \, T; H0 [) n
谢谢楼主分享,thanks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20:5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6 21:1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好,大侠心思细腻。暖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7 08:4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主分享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7 08:55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侠的文章,句、段格式很特别,可以将写作者的思路更清晰的传递给读者。
* ]* Z# z( i5 s; O! L5 G/ n另外比较感兴趣的一点:这种格式,是大侠原本的风格,还是受到一些不同文化的影响!
5 ~' W3 g- S( J工作中也碰到不少同事之间因为对文字理解出现偏差而产生的争执,此刻我在想:或许在工作邮件中可以采用大侠的这种格式。

点评

谢谢您的详细回帖。写字的格式,是在日本工作后形成的习惯。在日本公司里,看别人写邮件都是这个格式,所以也就模仿这个格式了。  发表于 2017-4-17 21:3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4-17 10:1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不是阐明了工作,生活中得饶人处且饶人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机械社区 ( 京ICP备10217105号,京ICP证050210号,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76 )  

GMT+8, 2019-11-12 07:37 , Processed in 0.077600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